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存储卡上的巴比伦塔扯谈的乐趣shangjinblogtechwebcomcn

发布时间:2020-03-11 11:39:08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存储卡上的巴比伦塔 在圣经《创世纪》中记载着一段巴比伦塔的故事。诺亚方舟之后的幸存者繁衍了众多的后代,由于他们都是来自诺亚的三个儿子,所有的人都说同样的语言,同样的口音。并且他们准备在示拿这个地方建设通天塔。但是上帝是不允许凡人达到自己的高度,于是耶和华就变乱了他们的口音,使人与人之间感情无法交流,思想难以统一,猜疑与争吵就此出现。那座巴比伦塔也就半途而废了,而本来一致的语言就此被打乱。 不要以为这仅仅是圣经故事中的一幕,现代的巴比伦塔正在存储卡领域上演。在5月19日开幕的E3电子娱乐展上,索尼电脑娱乐公司展示了下一代的掌上PSP游戏机,引人注目的是索尼为PSP又专门开发了新的存储光盘,一款直径6cm,存储容量1.8GB的UMD(Universal Media Disk,通用介质盘)。这是索尼所开发的第三种存储器了,在UMD之前则有专门为随身听开发的MiniDisk和记忆棒。除了索尼以外,Sandisk公司1994年开发的CompactFlash卡目前仍然是大多数数码产品普遍采用的廉价存储选择。

东芝的SmartMedia卡,被奥林巴斯、富士等公司用作其数码相机的存储器件,SM卡虽然名为“聪明卡(SmartMedia)”,却一点也不“聪明”,它仅仅是将存储芯片封装起来,自身不包含控制电路,所有的读写操作完全依赖于使用它的设备。

此外比较普及的还有西门子1997年推出的MMC(MultiMediaCard)和东芝与松下联手打造的SD卡。如果你觉得品种还不够多的话,还可以加上去年底富士不满足于东芝的SM卡,跟奥林巴斯闹独立又推出更小的xD卡。这还不算Click等很多没有流行开来的技术规格。

而实际上这些各式各样互不兼容的存储卡本身的技术思路都是一样的,都是采用ATA控制器和Flash存储器的组合,区别只是在封装的模式和接口上。随着数码相机、PDA、智能手机等各式各样的数码设备成为新时代的个人消费品,人们记录历史画面和进行沟通所创造的信息数据也越来越多,在不同类型的数码设备间互换使用存储卡本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使得存储卡不能互换使用的问题极大的凸现出来。

美国《个人电脑》杂志专栏作家比尔-豪伍德(Bill Howard)在2002年底访华的时候就曾经就这个问题与记者交谈过。在他看来正是因为各个厂商为了树立自己的存储卡标准,而将本来可以同宗同源的存储卡人为的制造出不同标准。似乎用追求商业利益可以解释这一切,但问题似乎还不仅这么简单。《Pen Computer》杂志的文森就曾经写文章指责索尼在存储卡上的“准垄断”行为。因为索尼的记忆棒只有在索尼的电子设备上才能用,而这些电子设备上又不默认支持其他规格的存储卡,索尼的消费者往往落入“陷阱”,买了一件索尼设备就还得买第二件,因为只有这样他们在记忆棒上的数据才能共享交换。

标准之争的背后不但有技术之争,更有市场运作之争,存储卡可算是数字消费时代的新生儿,在市场尚未完全成熟的时候,各大厂商明争暗斗都希望自己的技术标准为大家所接受。如果仔细思考就会发现,之所以造成存储卡的规格纷乱,与数码时代电子消费产品的变革本身息息相关,索尼不过是一个会充分利用技术变革过程的商人罢了。

以前的胶卷、磁带、CD、乃至DVD都没有出现如同存储卡这样的混乱,是因为存在全球统一标准的制定者,而且那些传统模拟存储介质的技术变化远没有数码的存储卡快。这似乎是那些全球化技术革命倡导者所没有预料到的,在他们看来用数字化颠覆传统,犹如1968年5月的法国街头****那样轰轰烈烈,相比小小存储卡互换这样的“具体”问题就似乎很微不足道了。

在希伯来语中变乱一词的读音就是巴比伦,而按照《创世纪》中描述,巴比伦塔无疑增加了世界上第一种本不该出现的职业:翻译。而我们这个数码时代,存储卡的纷乱现状无疑重现巴比伦塔现象,结果造就了多规格读卡器,这个2002年全球年销售额10余亿美元的“多余”市场。

在圣经《创世纪》中记载着一段巴比伦塔的故事。诺亚方舟之后的幸存者繁衍了众多的后代,由于他们都是来自诺亚的三个儿子,所有的人都说同样的语言,同样的口音。并且他们准备在示拿这个地方建设通天塔。但是上帝是不允许凡人达到自己的高度,于是耶和华就变乱了他们的口音,使人与人之间感情无法交流,思想难以统一,猜疑与争吵就此出现。那座巴比伦塔也就半途而废了,而本来一致的语言就此被打乱。 不要以为这仅仅是圣经故事中的一幕,现代的巴比伦塔正在存储卡领域上演。在5月19日开幕的E3电子娱乐展上,索尼电脑娱乐公司展示了下一代的掌上PSP游戏机,引人注目的是索尼为PSP又专门开发了新的存储光盘,一款直径6cm,存储容量1.8GB的UMD(Universal Media Disk,通用介质盘)。这是索尼所开发的第三种存储器了,在UMD之前则有专门为随身听开发的MiniDisk和记忆棒。除了索尼以外,Sandisk公司1994年开发的CompactFlash卡目前仍然是大多数数码产品普遍采用的廉价存储选择。

东芝的SmartMedia卡,被奥林巴斯、富士等公司用作其数码相机的存储器件,SM卡虽然名为“聪明卡(SmartMedia)”,却一点也不“聪明”,它仅仅是将存储芯片封装起来,自身不包含控制电路,所有的读写操作完全依赖于使用它的设备。

此外比较普及的还有西门子1997年推出的MMC(MultiMediaCard)和东芝与松下联手打造的SD卡。如果你觉得品种还不够多的话,还可以加上去年底富士不满足于东芝的SM卡,跟奥林巴斯闹独立又推出更小的xD卡。这还不算Click等很多没有流行开来的技术规格。

而实际上这些各式各样互不兼容的存储卡本身的技术思路都是一样的,都是采用ATA控制器和Flash存储器的组合,区别只是在封装的模式和接口上。随着数码相机、PDA、智能手机等各式各样的数码设备成为新时代的个人消费品,人们记录历史画面和进行沟通所创造的信息数据也越来越多,在不同类型的数码设备间互换使用存储卡本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使得存储卡不能互换使用的问题极大的凸现出来。

美国《个人电脑》杂志专栏作家比尔-豪伍德(Bill Howard)在2002年底访华的时候就曾经就这个问题与记者交谈过。在他看来正是因为各个厂商为了树立自己的存储卡标准,而将本来可以同宗同源的存储卡人为的制造出不同标准。似乎用追求商业利益可以解释这一切,但问题似乎还不仅这么简单。《Pen Computer》杂志的文森就曾经写文章指责索尼在存储卡上的“准垄断”行为。因为索尼的记忆棒只有在索尼的电子设备上才能用,而这些电子设备上又不默认支持其他规格的存储卡,索尼的消费者往往落入“陷阱”,买了一件索尼设备就还得买第二件,因为只有这样他们在记忆棒上的数据才能共享交换。

标准之争的背后不但有技术之争,更有市场运作之争,存储卡可算是数字消费时代的新生儿,在市场尚未完全成熟的时候,各大厂商明争暗斗都希望自己的技术标准为大家所接受。如果仔细思考就会发现,之所以造成存储卡的规格纷乱,与数码时代电子消费产品的变革本身息息相关,索尼不过是一个会充分利用技术变革过程的商人罢了。

以前的胶卷、磁带、CD、乃至DVD都没有出现如同存储卡这样的混乱,是因为存在全球统一标准的制定者,而且那些传统模拟存储介质的技术变化远没有数码的存储卡快。这似乎是那些全球化技术革命倡导者所没有预料到的,在他们看来用数字化颠覆传统,犹如1968年5月的法国街头****那样轰轰烈烈,相比小小存储卡互换这样的“具体”问题就似乎很微不足道了。

在希伯来语中变乱一词的读音就是巴比伦,而按照《创世纪》中描述,巴比伦塔无疑增加了世界上第一种本不该出现的职业:翻译。而我们这个数码时代,存储卡的纷乱现状无疑重现巴比伦塔现象,结果造就了多规格读卡器,这个2002年全球年销售额10余亿美元的“多余”市场。

买入返售金融资产

企业年金个人所得税

什么是增值税发票

会计学校排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