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a2bhvdzq-【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29:41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燕芷今年28岁,毕业于国内第一学府清大的金融系的高材生,毕业后回到

在自家的五百强企业鼎盛集团内工作。

一年后身体每况愈下的原董事长燕林以手持60%的股份绝对优势力排众议

让自己唯一的女儿燕芷成为鼎盛的新任董事长。

鼎盛集团创立于1988年,形成商业地产、高级酒店、旅游投资、文化产

业、医学制药五大产业,企业资产180亿元。

作为一个28岁单身贵族女性并且长得格外漂亮再加上鼎盛这么一个庞然大

物作为背景,这意味着谁要是能抱得美人归就能够财色双收,走向巅峰,这

使得燕芷身边总是围绕一群浪蝶狂蜂。

鼎盛董事长办公室

然而作为一个众星捧月如同公主般的燕芷,此刻却如同荡妇般闭着眼睛躺在

办公桌上,原本一身精简修身的职业装现在只剩下了一件透薄的白衬衫,薄薄的

衬衫下褐色的乳晕以及粉红色的乳头清晰可见,一对丰满的乳房伴随着身前男子

猛烈的抽插而轻轻颤抖着。

此时应该严肃沉寂的办公室里出现这样一副淫靡的画面。

一向以高贵冷艳的美女董事长燕芷浑身赤裸只穿着一件被汗水打湿紧紧贴在

身上几乎透明的白衬衫,玉脂似两条嫩腿架在一名体格健硕的男子肩上,男

子粗壮的鸡巴在燕芷娇嫩的小穴毫无怜惜抽插着。

燕芷宝贵的下体,此刻早已一片狼藉,平日里乌黑柔软的阴毛被淫水打湿,

黏在一起,红嫩透亮的阴唇被男子巨大的鸡巴撑成一个令人惊讶的圆形,伴随男

子一次又一次的强而有力的抽插不断的溢出白浊的泡沫,并且肉体撞击带来「啪、

啪、啪」的声音。

她的手指不停地自己的小穴处揉捏着,因为这样能够给她带来更多的快感,

此时她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高冷女神形象,反而更像一个欲求不满的淫娃荡妇。

「啊!啊!啊!主人,用您的大鸡巴狠狠操母狗吧」

办公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这使得燕芷可以毫无顾忌的呻吟着,一时间女子

的浪叫和性交产生的撞击声混合成一曲令人意乱情迷的交响曲。

终于,极速抽插了不知多少下,男子终于到达了高潮,气喘吁吁着直接将精

液射入燕芷的体内。

当男子拔出湿润的鸡巴,一股白浊的精液伴随着女子兴奋产生的淫水从燕芷

的仍旧完全合拢的肉穴里流了出来,顺着丰润的屁股流到黝黑的桌面上。

男子淫笑着将燕芷绵软双腿放下,一双另无数男人意淫的美腿无力悬在空中

晃动着。

粗暴拍了拍美女董事长圆润的大腿「母狗,爬起来,把老子的鸡巴给我舔干

净」

听到男子的话,燕芷迷蒙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屈辱,强支撑起绵软无力的身体

从桌子上爬起来来,步履瞒珊的走到男子身前,高高撅起屁股的姿势跪伏在男子

脚下,强忍着羞耻右手捧起男子褶皱的阴囊,纤细纤指熟练轻轻揉搓着阴囊中的

睾丸,左手则微微扶住男子粗大的肉棒,臻首将脸凑过去,粉红的嘴唇微启,把

散发着精液腥臭的龟头含进嘴里,不断地吸吮着,不短将鸡巴上残留的液体舔舐

干净,最后不用男子吩咐直接将口中液体吞入腹中。

男子心满意足的拍拍美女董事长的脸蛋,径自找到自己的衣物穿戴整齐,一

旁的美女董事长没有男子的吩咐只能仍旧屈辱的跪在地上,屁股高高的撅起着一

副鲜活的母狗姿势。

「晨练结束,接下来我们燕董事长该吃早饭了」男子走到一旁伫立在墙边的

柜子前打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一个狗食盆以及一袋狗粮,就是那种普通狗所食用

颗粒状的杂牌狗粮。

男子将狗食盆放到燕芷身前,将一袋狗粮倒入盆内,燕芷羞耻的将身子爬下,

四肢着地,如同狗一般不用双手,直接将头伸向前去挑食。

刚吃了了一口,耳边又传来男子邪恶的声音「这么干燥的东西,想必我们的

美女董事长难以下咽,不如用这东西泡一泡想必味口一定能好一点。」

燕芷惊诧的抬起头,这个无耻的男人什么时候变得体贴了。但当她抬起头看

清楚男子手中的东西时顿时脸蛋变得惨白。

只见男子手中拿着一个普通的矿泉水瓶,最普通一块钱的那种,可里面的液

体却不是透明的水而是黄澄澄的尿液。

燕芷非常肯定瓶中装的就是尿

昨天傍晚,办公室里,美女董事长燕芷在男子的面前赤裸着身体,蹲在本该

用来办公的桌子上,两只手扶住膝盖,最大程度的叉开双腿,任凭女子最私密的

阴户和屁眼暴露在男子面前,一个空矿泉水瓶子此时就放在女董事长小穴下方,

燕芷竭尽全力的稳住身子不让身体晃动,然后将两只手伸到小穴处,两只手各自

捻起一片阴唇左右拉开,将自己的娇嫩的阴唇大大的分开,露出里面粉嫩的阴道

以及排泄用尿道。

在男子的注视下,被迫憋尿憋了一下午的美女董事长忍着羞耻强迫自己在男

子的注视下尿了出来了出来。

一股黄色的金黄色的尿液从淫靡的阴道口射出,燕芷努力调整身躯,试图将

尿液尿入瓶中,只是瓶口实在是太小了,再加上身躯的晃动使得只有一半的尿液

尿入水瓶中,奈何尿液实在是太多了仍旧将矿泉水灌满了大半。

男子毫不嫌弃瓶身上的残留的尿液,将瓶盖拧紧,掂了掂手中仍旧温热的矿

泉水瓶,男子眼中露出一抹狞笑。

将尿瓶子放到一旁,啪的一声男子反手一巴掌狠狠打在美女董事长的脸上

「真是条不中用的母狗,撒尿都瞄不准」

燕芷畏畏缩缩的捂住脸,眼中弥漫出一层水雾,从小到大自己一直都是长辈

严重的宝贝疙瘩,老师眼里的三好学生,别说挨打,甚至连重一点的呵斥声都没

有听过,可如今却成了眼前男人任打任骂的奴隶,顿时悲从心来。

「啪」男子再次狠狠燕芷的另一半脸一巴掌「骚货,敢哭出来坏了老子兴致,

老子把你脱光了扔到乞丐堆里,也让那些脏不拉几的臭乞丐好好享受享受你燕董

事长下贱的身体。」

听到男子的话,燕芷大惊失色,一想到那些肮脏的手在洁白的皮肤上乱蹭,

她就一阵惊恐,顿时也顾不得脸上的疼痛了,赶紧跪倒在桌子上无助的哀求道

「主,主人,小母狗知道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哼!这次就先放过你,自己瞧瞧你干的好事,啧啧,桌子上了湿了一大片,

自己做错事自己处理,给我把它舔干净了」男子翘着二郎腿,靠坐在办公椅上,

漫不经心的玩弄着手指上的扳指,看着曾经高傲女神卑微跪在自己面前,心中升

起极大的满足。

燕芷纠结的看着桌面上那摊金黄色的尿液,心中无限屈辱,她还从未受到这

样的羞辱「主人,我……」

「砰」看到燕芷扭扭捏捏的样子,男子用力的怕了下桌子,发出巨大的声响

「贱人,给老子费什么话,赶紧给我舔」

燕芷被吓得哆嗦了一下,赶紧埋头舔食起桌上的尿液,直到燕芷将桌面的尿

液舔食干净,男子才暂时放过了她。

此时,燕芷眼睁睁的看着男子将昨天积攒的尿液导入眼前可能是自己今天唯

一的一顿饭里面,顿时心中一阵悲苦。自从自己从高贵的大小姐沦为他的奴隶后

自己就几乎没有吃过一顿正常的饭,稍微好点时还是向这样让自己吃狗粮来羞辱

自己活着每次吃饭的时候将自己拴在桌角,然后卑微的如同一条狗一样奢求他能

够夹点东西扔到地上,甚至有时他真的会扔骨头下来强迫要求自己去啃食,有时

候看到知己实在饿的快要晕倒的时候才会发善心给自己一碗放了大量催情药的肉

汤,然后看着自己饥不择食一饮而尽,最后在药物的刺激如同发情的母狗一

样对他摇尾乞怜,除此之外自己不会允许食用其它东西除了他的精液,或许燕芷

本人没注意,这使得她每次看到精液都会下意识的舔舐干净。

看着面前满满一盆被尿液泡的涨开的狗粮,再加上经过一夜的沉淀使得面前

的狗食盆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太、太恶心了,主人,你饶了我吧,我实在吃

不下去了」燕芷苦苦的哀求男子蹲下身子,用毫无怜惜用手掐住燕芷柔软的下巴

「你要是吃不下去的话,我可是会找到人帮你吃光它的,比如老董事长夫人?」

「姜宇,你!你无耻!」听到男子提起自己的母亲,一向逆来顺受的燕芷顿

时爆发起来疾声厉色的吼道。

然而这并没有吓唬的到姜宇,回应她的是一记狠狠巴掌「贱货,我说过的你

没有资格叫我的名字,要叫我主人,听到没有!给我吃,不要逼我拿东西往你嘴

里灌!」在他的心里恐怕早已没有将燕芷当做人来看待了燕芷挨了一巴掌,积攒

的气势瞬间消散,闭上眼,满脸痛苦的将脸凑向狗食盆,一副可怜兮兮样子模样。

就这样曾经高冷无比的燕芷燕董事长浑身赤裸着,白嫩的娇躯上仅穿着一件

提高情趣用的白衬衫,卑微的趴在地上,高高的撅着屁股,毫无羞耻的将紧闭的

粉嫩屁眼暴露在空气中,然后趴着身子,如同狗一样一口一口的舔着令人作呕的

尿液泡狗粮。

咽下最后一口恶心的狗粮,燕芷强忍着反胃不让自己吐出来,然后忍着耻辱

对姜宇「谢谢主人的赏赐,母狗吃完了」

「早上的调教结束,燕芷母狗的骚穴干起来就是爽」姜宇,点上一根烟,。

再看燕芷,听到这句话后稍稍松了一口气,熟练的用五体投地的姿势跪在地

上「母狗燕芷谢谢主人的教导」

说道姜宇心满意足的离开的董事长办公室,只留下趴在地上再也忍不住情不

自禁哭泣的美女董事长。

就在燕芷仍旧嘤嘤哭泣的时候,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出现在他的面前,此时她

才缓过神来,自己受到的羞辱还没结束呢。

面前的女子170的身高,穿着一身得体的ol制服,长长的秀发扎好垂在

脑后,挺巧的鼻梁上带着一件金丝眼镜,虽然容貌上比燕芷稍逊一筹,但干练的

气质却给她增添不少魅力。

「董事长,请您不要再做出这么一副令人作呕的样子了,现在已经9:30

分了,您只有一个半小时的工作时间了,请允许我提醒您下午的日程安排:一点

至两点为母狗爬行以及肛肌训练时间,两点至三点为母狗排泄姿势训练时间,三

点至四点为母狗耐力培训以及母狗行为规范背诵时间,四点至五点为灌肠清洗身

体时间以便下班后能够以干净的身体前往主人别墅接受调教。」苏莹做出一副正

经的样子,可口中却说着令人羞耻的话语。

听着苏莹的话,燕芷悲哀的站起身来点点头「母狗知道了,请苏莹主人尽情

的调教母狗」

苏莹满意的点点头

就在燕芷走向办公桌的同时,苏莹也动了,先一步走到办公椅前,将原本放

在那姜宇坐的的真皮座椅推开,换上一张经过改造的金属拘束椅。

与普通的拘束椅相似,唯一不同的时在这张拘束椅的中间部位一前一后有两

个巨大一高一矮的假鸡巴前面的那根直径有5mm,插入深度估计能达到18c

m左右,后面的那根明显是插在屁眼里的明显略小一号,尽管偏小一点直径也达

到了3。5mm。

看着眼前两根巨大狰狞而又丑陋的假鸡巴,燕芷悲哀的想到,平时不断地凌

辱我就算了,现在连办公时间都不放弃羞辱我了吗?

苏莹将椅子放好,再次从口袋里取出一个袖珍的小瓶子,里面装着类似润滑

油的液体。

将瓶子打开,小心翼翼的将瓶内的液体倒在两根鸡巴上,然后轻轻抹匀,顿

时两根假鸡巴油光水滑起来。

燕芷羞愤的走到椅子前,满满弯下腰,两只洁白的手臂各自扶住一个富有弹

性的假鸡巴,对准自己刚刚被奸淫后仍旧湿润泥泞的小穴和美丽诱人的娇嫩屁眼

缓缓坐了下去。

小穴里仍未干涸的淫水以及滑腻的润滑油使得两根假鸡巴很顺利的进入到她

的体内。

此时燕芷感觉到插在自己肉穴里的那根大号假阳具已经深深的抵到自己的子

宫里了,而屁眼里的那根大部分还在露在外面,只有龟头出最大的部位卡在

她屁眼口处。

原本空虚的小穴被一根巨大温热的小穴填满,这使得她原本一颗已经从性交

中缓过来的心再次忍不住意乱情迷起来。

紧接着燕芷强忍着小腹的不适,缓缓弯下腰,这样的姿势她感觉到阴道内的

假鸡巴插入的更深了,将她的子宫顶的生疼。

忍着痛,燕芷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椅子的脚处有两个脚镣,两根只5cm长

的铁链子一头连接在脚镣上,一头则焊死在椅子上,将这幅脚镣锁在脚踝处后,

燕芷便无法离开拘束椅了,两只脚只能小幅度的动弹。

再往上,膝盖的下面一点,金属椅腿还焊有有个半圆的固定装置,虽然这种

增加了假鸡巴的拘束椅燕芷没有坐过,但平时那种普通的拘束椅燕芷可没少做,

轻车熟路的将两片半圆合拢锁好,美女董事长饿的双腿便无法动弹了。

椅背处有一根类似男子自动裤腰带的装置,将左侧的皮带插入右侧的自动扣

里收紧,就这样腹部便被紧紧的箍在椅背上。

接下来还有一个项圈,项圈也是铁质的,拿在手中非常的沉,由两根30c

m的铁链焊在椅背最高处的两段,燕芷满含屈辱将项圈戴在脖子上,沉重的项圈

令她不适也令她感到耻辱,无尽的羞辱令她想死,可有无法提起这个勇气。

最后燕芷带上了扶手的两个手铐,手铐的铁链很长,这可以使她办公是不受

限制。

苏莹看着被固定在拘束椅上任自己拿捏不复往日神采飞扬嗯燕芷,内心无比

兴奋,出身优异又怎样,大学校花又怎样,身家百亿的董事长又怎样还不是沦为

一条任由自己玩虐的母狗。

「忘记告诉董事长您了,刚刚抹在假鸡巴上的可不是普通的润滑油,而是可

以使人肉体比较细嫩的部位奇痒无比的药剂,这可是公司药品研究部门在主人的

领导下研制的最新药剂,想到董事长您为公司所做的无私奉献,刚研制出来就赶

紧给您先享受享受。」

「你!」燕芷惊恐瞪着苏莹,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姜宇那一身清大医学院毕业

的恐怖本领,各种层出不穷的药物是她这辈子最可怕的噩梦,而使自己开始堕落

如同毒品的可怕药剂就是他研制的,其后由自己曾经最信任的闺蜜兼同学苏莹给

自己下药,被下药后自己就感觉体内有无数的马蜂在用尾针疯狂的攻击自己,不

但如此自己的下体还会极其瘙痒,不断渴望男性肉棒的插入,令自己羞愤欲死,

自己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却如同荡妇般渴望男人,而且伴随着时间越久疼痛感和

瘙痒感也会变得越来越强烈,现在回想起第一个晚上自己还不知道被下药,然后

在独居别墅的床上一个人痛苦的哀嚎了一个晚上,生不如死,一个晚上自己不知

道昏过去多少次,然后再被疼醒,再疼昏过去,现在回想起那恐怖的一晚,燕芷

都感到浑身颤栗。只知道早上的时候,姜宇不着痕迹的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里,看

着沾满了淫水痕迹的床单被子嘲讽的说了句「让我来好好满足一下你这条发情的

母狗吧」然后脱光自己的衣服在自己的鸡巴上抹上可以暂缓痛苦的解药强暴

了自己,从此自己便一度为了解药而不断饱受他奸淫。

此刻,被固定在拘束椅上的燕芷只感觉屁眼和阴道深处涌现出一股酥痒难耐

的感觉,很快这种感觉遍布全身,燕芷感觉浑身变得滚烫酸痒,想要去抓却又无

从下手,情不自禁的挣扎起来,只能稍稍扭动的臀部使得阴道内的耻肉壁和屁眼

口处与假鸡巴发生摩擦,这使得那股酸痒的感觉稍稍减缓,燕芷想要抬高臀部主

动与假鸡巴发生摩擦,然而被腹部紧凑的束带令她无法动弹,只能疯狂的挣扎起

来,身上拘束的铁链不断与拘束椅发生摩擦,发出「啷啷啷」的声音。

只见办公室中,美女董事长燕芷宛若疯魔一般在拘束椅上挣扎,哀求的目光

看向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苏莹「苏莹主人,母狗好痒啊,求你,饶了我吧」

「怎么?董事长您这是在发骚吗?淫荡的骚穴想要被干吗?」

「是,母狗发骚了,求求主人狠狠地干我母狗的骚穴吧」在阴道和屁眼的双

重折磨下,燕芷的理智消失殆尽。

「燕董其实你想要被操不难,这两根假鸡巴是可以上下抽动的,只要我轻轻

一按我手中的开关就会启动开始工作,不过……」苏莹拿着遥控器不停地在燕芷

眼前晃悠,燕芷带着手铐的双手渴求的伸向近在咫尺的遥控,奈何铁链比较短,

根本够不着。

「给我」燕芷如同一只被锁住的狗眼前有一根沾满肉的骨头,想要吃还又够

不到,只能不断的呜咽。

「只要你大声喊出燕芷是个水性杨花的臭婊子,淫荡无耻的妓女,时时刻刻

想要被操的荡妇我就启动开关满足你这个贱货。」苏莹笑吟吟的说出一连串侮辱

燕芷的话,仿佛这就是她内心深处想让燕芷变成的样子。

燕芷忍着羞耻大声的喊出刚刚所说话,在姜宇日复一日的调教中,她早已失

去了所谓的人格和尊严。

「真乖!」满意的听完这段另自己心情舒畅的话语,苏莹去约打开了开关。

燕芷只感觉身体里两根巨大的物体开始上下运动起来,凹凸不平的表面摩擦

着她酥痒的屁眼和阴道肉壁,阴道里的假鸡巴缓缓向外抽出,而屁眼里的假鸡巴

则向里插入,不断来回。

然而这并没有给燕芷带来满足感,因为两根假阳具来回抽插的太慢了,估计

十秒钟才有一个来回。

那种缓缓蠕动的抽插方式令她还没有享受不到多大的快感,她感觉只有那种

快速狠狠粗暴的能用龟头撞击自己到自己子宫的抽插方式才能满足现在的自己。

燕芷被这种感觉快折磨疯了,毫无羞耻心对苏莹说道,「主人,求求你快点,

狠狠操母狗吧,啊!」

看着毫无廉耻的燕芷,苏莹坐到她对面的桌面上,抬起自己一条穿着黑丝的

美腿,将脚伸到她面前「母狗,舔我的脚,舔干净了我就加快那对假阳具,好好

满足你」

燕芷戴着手铐的双手解脱下苏莹所穿的高跟鞋,然后双手拖住她被黑色丝袜

衬显分外诱人脚丫,从这个姿势燕芷能够清晰的看到苏莹的职业套裙里没穿内裤

的阴毛被剃光光秃秃下体。

燕芷含羞忍辱的将苏莹的五根脚趾含在嘴里吸舔,然后再不断地像狗拿舌头

舔骨头那样不断地舔刷着她的脚背,苏莹毫不嫌弃自己被燕芷口水弄湿的丝袜,

片刻后伸出另一只脚燕芷依法炮制的舔弄起来。

似乎感觉羞辱够了,苏莹点了三下遥控器上的+键,顿时燕芷感觉下体的两

个假鸡巴疯狂的运动起来。

燕芷不断呻吟起来,拿不断快速抽插假阳具深深插入体内带来的那种充实的

感觉填补着刚刚瘙痒带来的空虚。

燕芷歪着头极力的享受许多羞辱后带来的快感,晶莹的口水也不受控制的顺

着嘴角流下。

剑与江山腾讯版本

热血沙城正版

俄罗斯六角方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