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些让你感动到死的甲子园少年们-【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35:28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原标题:那些让你感动到死的甲子园少年们

继挺入今年世界杯决赛的日本队之后,最近又被日本的高中棒球联赛“夏季甲子园”刷屏了。

尤其是今年让整个日本为之沸腾的,挺进决赛的草根队伍“金足农业高校”,以及他们的王牌投手,吉田辉星。

毫不夸张地说,这支球队,和这个投手,都值得吹个三天两天的。

金足农业高校,位于日本东北的秋田县,这是一所以农业为主的高中,不起眼,全校只有500多人。且因为专业限制,校园内最常见的,不是什么棒球场,而是遍布的试验稻田和教学用牲口棚。

甲子园的赛场,作为全日本高中棒球少年们最梦寐以求的舞台,参赛的高中生球员们要从全国4000多所高校中优胜劣汰,最终选出40多支队伍在甲子园进行最后的角逐。

很难想象,一个每天学习种田和养猪的学校,如何在残酷的单淘汰赛制中,一路披荆斩棘,打败各路传统棒球豪门高校,最终杀入总决赛,成功逆袭为本届最大黑马。

金足农的队伍有多“业余”呢?

在夏季甲子园100届的历史中,金足农仅出场过6次。

整个学校50名的野球部员,最终只选出了9位正选队员,刚好凑够一支比赛队伍,也就是此次参加甲子园的首发队伍,9位队员从地方大会一直打进甲子园正赛,连个轮换的替补都没有。而这9名队员中,只有3个队员是在初中打过棒球的,另外6位完全是半路出家。

对比一下决赛两支队伍的球员履历

作为一所乡下的农业学校,选手们除了学习、练习,恐怕还要兼顾自家的家务,比如本队唯一的投手,吉田辉星家里是种水稻的,他的捕手搭档菊地亮太,家里是种苹果树的,高桥佑辅每天的日常是清理自家的猪圈,个人爱好是钓鲈鱼……

比起每天5-6小时,每周40小时+训练量,拥有高级先进运动装备的传统豪强高校们,这样一支“农民”队伍,能站在甲子园的赛场上,几乎就算是奇迹了。

而这个奇迹,一半的功劳恐怕都要算给队伍的核心,吉田辉星。

8月17日的比赛,金足农击败了着名的豪门横滨高中队。这个队出过各种棒球明星,比如如今打入美国职棒联盟MLB的松坂大辅。吉田辉星在这场比赛中,一人连续三场投出13回以上的“三振”,创造了72年以来最强投手的记录,被媒体惊呼为“高中怪物”,一炮而红。

吉田算是金足农的队伍中较为专业的球员了,他本来有转入别家豪门学校的机会,但依然坚定地留在了金足农。原因是他的父亲,吉田辉星的父亲吉田正树,曾经就是金足农的学生,也是一位棒球爱好者,高中曾两次参加甲子园,可惜两次都止步于地方大会决赛。

带着父亲的愿望,吉田辉星留在家乡和伙伴们并肩作战,最终如愿带领这支一半以上球员都是半路出家、连经费都没凑够的草根队伍冲入甲子园总决赛。无论是带领球队逆风翻盘,还是在球场上的开挂表现,这个不到18岁的棒球少年,几乎就是从热血漫画里走出来的主人公本人。

尽管在总决赛面对棒球豪门大魔王大阪桐荫队,金足农这匹黑马最终还是惜败。但相信在微博b站刷到这群脸上混着汗水、泥土和笑容,挽在一起仰着脖子下腰唱校歌的少年的你,也会忍不住为别人家孩子的青春而热泪盈眶。

80年代大热的《棒球英豪》,画出了多少棒球少年的梦想,然而漫画没有画出的是,在热血和光环的背后,棒球少年们所要承受的,要经过怎样近乎拼死的奋斗。

这个夏天的甲子园,无疑是属于吉田辉星的,作为金足农唯一的投手,到决赛与大阪桐荫一战时,他已经在球场上投了超过1500球。超强的投射,意味着过度的消耗,吉田在后期肘关节发炎严重,媒体报道说他不得不打封闭参赛。

这1500多颗球,算上地方大会的4场和甲子园的6场,平均每场比赛吉田大约要投出150球。一个高中生,一场150球,连续几天。对比一下美国职棒联赛MLB的投手,单场比赛投球数一般会控制在100球左右或者更少,而且对于职业棒球队来说,通常会有高水平的5到6人投手轮值团队。甲子园背后的的艰辛,可想而知。

跟拥有优质资源和充足资金的职业棒球相比,高中生球队其实很难拥有稳定且优秀的多人轮值投手团队,大部分只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ace,尤其是像金足农这样核心球员稀少的学校来说。

加上甲子园采取单淘汰的赛制,参赛队伍从地区大赛开始一直到甲子园,面临的是输一场就被淘汰的绝境。而对于绝大多数选手来说,一辈子可能也就一次进甲子园的机会,所以在没有能撑住场面的替补投手的情况下,王牌投手不得不连续的完投。

甲子园的投手往往被过度使用,各队王牌投手投完整个甲子园是常有的事,并且如果一个投手越强,就越容易被过度使用。这样的直接后果是,甲子园出身的年轻选手们,可能会因为在16-18岁过度消耗导致的伤病,而影响未来的职业生涯。

80年代,传统强队智辩和歌山有个叫高塚信幸的投手,在春季甲子园连续四场先发投球712个,带领球队杀入决赛,后来进入职棒始终不顺遂,从投手变捕手变野手,最后在30岁出头退役,成了一位寿司师傅。1973年被日本媒体视为“一百年才会诞生一个的天才”投手江川卓,职业生涯也只持续了不到9年。

虽然也有优秀的例子,比如在后来的职业生涯中有所成就的桑田真澄、野村弘、松坂大辅等人(在职棒胜投达到100场以上)。但更多棒球小将们经历却的是,甲子园的辉煌以后,他们可能会面对寥寥几场就被弃用的局面,或者在转为野手后才勉强在职棒站稳脚跟。

日本的一位体育记者仓见彻,曾经针对日本高中棒球文化表达过自己的看法,

“日本的高校选手,经常处在一种‘输了就结束’的赛制压力下征战,在荣誉心以及优胜动力的驱使下,他们平常努力苦练,锻炼更高的技术,就是为了能前进到梦想的甲子园舞台,拿下至高无上荣耀的优胜锦旗。在大赛期间,每赢一场就要迎接一连串的硬仗,他们当然具备这样的气力与体力,面对每一场都不能输的比赛,不管是教练或是球队王牌,在他们心里,没有去考虑‘消耗品’的多余空间。”

对于日本打棒球的高中生们来说,甲子园的赛场,是实现梦想的最高形式,也是青春的结束。

甲子园以后,很少一部分的他们或许还能继续从事自己的热爱,但更多的却只能变回普通人,考大学,找工作,或者回家钓鱼种树,然后成为他们曾经不屑的无聊的大人。

但那也无所谓,成年人才谈利弊,少年只谈热爱。

在终将会消逝的青春里挥洒汗水无怨无悔一次,也足够炫耀一辈子了。

巅峰战舰下载

神奇三国下载

一直奔向月韩服

超进化物语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