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得志少年和他们的人生枷锁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3:21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得志少年和他们的人生枷锁

【庄周梦蝶】 当代中国处在一个价值观混乱的转型期,成功者因为缺乏信仰,往往陷入“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尴尬处境。

对于光怪陆离的人生来说,这个故事并不能称得上是一个传奇。很多年前,我在大学认识了一个小朋友,他青涩、腼腆,热爱钻研一切新鲜的事物。若干年后,他在互联网时代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30岁前身家过亿,却疲惫、倦怠,还带着一个过劳肥而成的啤酒肚。

显然,对于这一个世俗眼里的巨大成功来说,他还是一个孩子,无力去承担随着财富到来的诱惑、欺骗和空虚,以及绝望,和面对一直在继续的高处不胜寒的人生。这也是很多少年得志的成功者所面临的精神困境。即便是前几年在媒体上风靡一时的明星企业家张朝阳,也号称苦受抑郁症纠缠,整整“闭关两年”。在闭关期间,他曾经赴美国与世界顶级心理学家交流,发现抑郁来自自视太高,而对工作成就又看得过重。张朝阳承认,“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内心不想说的,成功之后出名而且被媒体追捧,导致对自我成功的管理出现了问题”。

这一个心理学上的问题,如果用经济学效应来解释的话,大概是因为这些年少的企业家缺少了一段被“蘑菇管理”的阶段,即初入职场者往往被置于阴暗的角落,做不受重视的工作,承受无端的批评、指责,甚至代人受过,得不到必要的提携以及帮助。很多大器晚成的成功人士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比如生活在王石阴影下数十年之久的郁亮同志以及其他。我并非否认得志少年们所经历的普通人不曾经历的艰难努力,但一开始就因为杰出的能力或者良好的机遇成为团队的创始人,往往拥有太多不切实际的梦想,又因为身处关系相对简单、造富相对干净的互联网业,他们简单的人生历练无法负担巨大的财富带来的迷惘,以及掌控未来人生的无力感。

我和一个投资人聊过天,他非常坦率地承认,在完成第一笔巨大的原始积累后,他忽然意识到,世界上没有什么他做不到的事情,豪宅、游艇唾手可得,连之前电影里多看一眼都觉得意乱神迷的女明星,只要付出财富里的一个零头,便能随时出现在高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曾经恭谨的他甚至差一点迷失在酒精、骰子和大麻里。一切只是因为空虚。

就像《华尔街之狼》里的男主角贝尔福特,在他的权力最高峰,来自伦敦萨维尔街的高级定制西服的裁缝们,和昂贵的游艇、妖艳的第二任妻子,以及无止境的纵欲,就是他的人生标识。他站在财富的顶峰,注视芸芸众生,像吞噬了巨物却依然时刻处于饥饿状态的鳄鱼,志得意满却流露出幻灭绝望的眼神。

不得不承认,当代中国就像一块奇怪的石头,处在一个价值观混乱的漫长转型期,更多的世俗成功者因为缺乏信仰,往往陷入到“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尴尬处境。他们需要某种意义上的精神支撑,支撑他们继续像打了鸡血一样经营自己的商业帝国或者艰险政途,支撑他们永远对金钱、权力、美色等欲望保持像正常人一样的渴念。此时,曹永正、王林、李一和各类所谓上师,就有了生存的空间。

人生就像跑步一样,就是单调乏味的动作重复,跑步会遇到美丽的风景,会遇到体力上的衰竭,也会遇到精神上的迷惘或者无助,人生又何尝不是,每一个成功者光鲜的背后都是如人饮水的自知。法学家吴经雄曾在《跨越东西方》里写道,人生的方向既不是向东,也不是朝西,而是指向内心。历练内心,破除人生的枷锁,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的内心修行。

我很喜欢毛姆在《人生的枷锁》里评论主人公所说的一段话:他的全部生活曾经亦步亦趋地跟在别人创造的规则后面,那是他们用书本和语言灌输给他的思想,而绝非是他心里的愿望。过去左右着他生活道路的那些事情,是他认为应该去做的,而不是全心全意想去做的。如今,他不耐烦地把这一切都抛弃了,也许这是一种幸福的自认失败,但是,这种失败比许多次胜利都要重要。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