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这样的爱真的很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33:46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为抓住一段北漂的爱情,外貌酷似刘若英的她,竟按男友要求整容成了他心中超级偶像、完美女神范冰冰的样子!然而,她的痴情之举并未修来爱情正果,反而使得男友不堪种种压力落荒而逃。抚摸着镜子中那张陌生、僵硬的面孔,她泪如雨下……

北漂苦,有你陪我共渡风雨

2005年5月,21岁的包美美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后,开始闯荡影视圈。大学期间,包美美仅接拍过几个小内衣厂商的广告,一直没什么名气。她在北京电影制片厂附近租下一个简易居室后,立即联系剧组和演艺公司毛遂自荐。

在她住处附近的北影厂演员基地,每天聚集着成千上万的群众演员,他们靠演路人、兵丁、死尸等角色的收入度日,常因付不起房租睡街、卖血。包美美每次从那儿路过都脊背发凉,焦虑之下,她给张艺谋、冯小刚等著名导演发去自荐的电子信件,但不见回复。

这期间,包美美偶尔接到一两家美容机构的户外广告,收入微薄,全靠在浙江省龙康市做小生意的父母接济。2005年12月,终于有两家演艺公司打来电话,却是介绍她去拍三级片和到富豪俱乐部“陪客”, 气得她立即摔了电话。

包美美悲哀地想:娱乐圈竞争异常惨烈,自己没有必要再跌跌撞撞地坚持下去。她决定拍完手上的《美女悄悄话》户外广告,就退出影视圈。

2006年5月8日,河北北戴河,置身美景之中,包美美想到即将割舍电影艺术,心头盛满了浓浓的忧伤,拍摄中竟突然抱紧男模特,在他的肩膀上失声抽泣……

年轻的摄影师刘扬微微一愣,随即关心地递上一张纸巾。两人因这次工作才结识,包美美对他细心的关怀充满感激。而刘扬也对外貌酷似刘若英、浑身散发着忧郁气息的包美美有好感,于是收工后两人相约出来喝茶。

交谈中,包美美得知刘扬是北京人,比她大6岁,单身,四年前从美国留学归来,开了一个“世纪明轩文化传播公司”。包美美向她讲起了自己北漂的艰辛历程,说到伤心处泣不成声。刘扬顿生同情,忙安慰她:“我刚创业时也遭遇了许多困难,我能理解你的无助,如果你愿意,我愿尽力帮你实现梦想。”

回京后的第二天,他就打电话给包美美:“你不妨先参加各种选秀活动来聚集人气,我给你报了Yahoo搜星大赛。”他还主动拿出2万元钱,赞助她用于包装、拉票、组建粉丝团。包美美不好意思收下,他便说:“等你将来走红了,连本带息还我好了。再说,我这几年赚了几百万,不缺这点钱。”

包美美觉得刘扬不像特有钱,但她不甘放弃选秀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就接纳了。她参加了亚洲小姐大赛、曲美广告代言星女郎大赛等20多场造星活动。每次参赛期间,刘扬白天忙于工作,晚上就通宵在网上通过博客和QQ群来帮她拉票,还打电话或发短信给她打气……包美美不负所望,摘得了10多个大奖,并如愿被邀请参加了影片《我要垛了你》《新徐兢故事》《我不是女生》的拍摄。

2007年1月,电影《我不是女生》上映,包美美特意宴请刘扬。她真诚地说:“感谢你,没有你的支援,我的艺术梦早幻灭了。”刘扬却幽默地说:“不用谢我,其实我对你一见倾心,有所企图。”他拿出一沓厚厚的电话清单,在地上绕出一个心形图案,含情脉脉地说:“我以前全是用‘专线’跟你联系的,单子连起来有100多米长,我能用它向你求爱吗?”迎着他热切的目光,包美美感觉自己的心被击中了……

两人恋爱了,刘扬索性昵称她“奶茶”,而包美美称他为“小老鼠”。2007年1月底,刘扬带着包美美通过了父母的“检阅”。不久,包美美被“我族网”聘为主持人,电影《我不是女生》摄制组也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这样的爱真的很傻

2007年2月底,包美美正在北京怀柔拍摄电视剧《案发现场》,刘扬打电话对她说:“3月7日,范冰冰要担任2007真维斯超级新秀选拔赛评委,我有两张票,一起去看看好吗?”包美美高兴地说:“好啊!”

到了北京星光现场,第一次“亲密接触”范冰冰的刘扬兴奋莫名,竟数度与其他粉丝一道冲击前台,想与范冰冰握手,但都被保安拦下。活动中,他完全无视身边的包美美,跟着其他人朝偶像狂呼乱叫、抛送飞吻……包美美禁不住醋意翻涌。

自从见到范冰冰后,刘扬便四处搜罗范冰冰的海报和影视剧光盘珍藏;疯狂地从网上下载了四千多张范冰冰的照片,制作成精美的影集放在床头,每晚临睡前必看半个小时;他还在摄影室的所有摄影器材上,贴上了范冰冰的大头贴……

包美美向刘扬抗议,但刘扬却说:“我只是追星范冰冰,心里爱的全是你!”包美美暗下决心,要将他的心从范冰冰身上“扳”过来。

可她还未采取行动,刘扬已开始改造她了。3月中旬的一天,刘扬约她去吃韩国料理,一见面就拿出一套黑色蕾丝套裙给她:“我费了好大劲从网上淘来的,这款是上次冰冰出席活动的装扮。”包美美生气地将衣服扔到地上,当众发飙:“我可不想当范冰冰的替身,你去追她好了!”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这次闹矛盾后,刘扬有所收敛。但时隔不久,他竟向包美美提出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让她整容成范冰冰!这句话一下子点燃了包美美的火药桶:“我看你是走火入魔了,我决不当她的影子!”

包美美越想越委屈,索性给刘扬发去分手短信。刘扬打来电话,她不接;找上门来,她坚决不开门。无计可施的刘扬在她QQ上留言:“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只有分手……”

包美美准备跟他彻底了断。她统计了一下向刘扬的借款,共有31万之多。这么一大笔钱,自己哪里拿得出啊?随即,她生出一个疑问:“刘扬真的是百万富翁吗?”她找到熟悉刘扬的朋友打听,得到的答复却是他这几年赚的钱并不多,全借给了自己!包美美既感激又震惊:“为了帮我圆梦,他倾尽所有啊。”她犹豫了……

3月11日,包美美去广州拍摄海珠泰乐桃红清广告,在镜头前始终无法进入状态,她想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却怎么也下不了决心。晚上,她回想起刘扬陪自己走过的北漂历程,彻夜难眠。

3月18日,包美美在刘扬QQ上留言:“小老鼠,请你给我时间再想想……”当时刘扬正好在线,回道:“如果你整成我心中的完美女神,我会更加爱你!”包美美敲出心头的另一个顾虑:“我凭借现有的外貌,好不容易在影视圈崭露头角,如果整成范冰冰,岂不失业!”刘扬却安慰她:“范冰冰是影视巨星,你整成她后只会更红!”他还用湖南农村女孩李瑶整容成李湘,代言费上万的事例来说服包美美……

两个人在QQ上聊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包美美在QQ上说:“对不起,我不该气你,我准备答应你……”

两个人和好如初。再见面时,刘扬拿出纸和笔,郑重地写了一份保证书:“只要包美美做完整容手术,我马上跟她结婚。”

这份保证书让包美美吃下了定心丸,她下定决心为爱赴汤蹈火。通过上网查询和咨询,她最终选定了湖北武汉一家医疗美容院。

得知包美美要去整容,父母和圈中的姐妹纷纷打电话劝阻她:“你疯了?这样去讨好一个男人值得吗?”她痴痴地说:“我不想失去这个好男人。”

4月16日,包美美在刘扬的陪同下,来到医院接受全面检查。院长联合院内所有专家会诊后,认为她面部五官与范冰冰差别很大,需做磨下颌角骨、削下颌支、开内外眼角、丰唇等18项刀刀见血的手术,费用约需25万元。从小到大极少进医院的包美美虽吓得面色铁青,但仍然义无反顾。

当晚,刘扬带着包美美去往武汉长江大桥,在桥链上挂上了两把同心锁。刘扬将钥匙抛向江中,说:“从此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包美美幸福地偎在他怀中,心中的爱意如江水奔腾不息:“有爱如此,就算毁容也值!”

怒索100万:只因无法祭奠过往痴情

2007年4月25上午,院方为包美美举行了整容发布会。为引人关注,院方将整容费夸大到100万。刘扬不想曝光在媒体监视之下,没出席活动,并让院方封锁了消息。而包美美整容的费用,全是刘扬以生意周转的名义向朋友借的。

很快,包美美被推进手术室,接受双大腿吸脂塑形术。当医生拿出长长的针头,她竟吓得休克过去。手术结束后,她双腿肿胀难忍,走路需刘扬搀扶着……

5月17日下午,包美美又接受了改小脸型术。机器磨下颌骨时,发出锯木头般的可怕声响,她顿时晕了过去,医生将她唤醒,一开机器她又吓晕了……反复折腾多次后,医生只好特许刘扬穿着消毒服进入手术室,跟她说话分散注意力……

下手术台后,麻醉的药效淡去,包美美感觉缠着纱布的脸剥皮般剧痛,表情痛苦得近乎痉挛,刘扬实在看不下去了,流着泪跑出了病房……

此后几天,包美美口腔内伤口未愈,说话困难,就连喝牛奶、稀饭之类的流食都钻心地疼,但当看到刘扬一勺一勺地喂自己时心疼的样子,她又觉得受再大的苦都值!

然而,更大的痛苦还在等待她。

5月21日,包美美参加湖北卫视《极限高歌》50进10淘汰赛,评委柯以敏、汪洋等人,都拿整容的事情发难:“你为什么要整容?如果现在放弃,就能留在舞台上,如果坚持,就请离开。”

面对犀利的逼问,包美美惟恐牵扯出刘扬,便自毁形象地说:“范冰冰是数一数二的女星,外貌气质都很完美,我不想做影视圈中的流星,就向她借光。”说罢,她流着泪离开了舞台。

而她此言一出,立即招来各路媒体和无数网友的口诛笔伐。还有记者根据她的家境,猜测她的整容费用是傍富豪所得,一时间,她成了“花瓶女”“二奶”的代名词。她老家的父母不堪外界压力,悄然搬离了村子,并愤怒地与她决裂。

包美美没想到自己竟会以这种方式走红。漫天口水风暴袭来,她去找刘扬诉苦。刘扬却一反常态地说:“我们暂时分开避避风头吧。”他告诉包美美,其父母和亲友从报纸上看到她整容的事情后,纷纷打电话劝他分手,而先前借钱给他的朋友,得知他借钱的真正用途,个个都向他追债……

包美美担心地问:“那你打算怎么办?我还要不要继续整容?”刘扬说:“这边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摆平,你继续做手术。”

在刘扬的催促下,包美美利用拍摄《妻子的秘密》《茶树飘香》《情酒香山》等影视剧的间隙,陆续做完了后期手术。2008年11月22日,已变身“人造范冰冰”的她出院,但刘扬看到她的面容后,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法掩藏的失望。当时,包美美满心想着他娶自己的承诺,没有觉察出来……

此后在交往中,刘扬显得沉默、局促、不安。他自称自己在为无法说服父母和亲友而苦恼。包美美善解人意地说:“我不急,你慢慢做工作。”

孰料,刘扬那边尚没进展,她自己却出了问题:因做下颌整形手术时切除了脸部部分神经,她笑起来越来越僵硬。她明显感觉到刘扬开始冷落自己,心头被强烈的忧虑占据着。在不安情绪的影响下,她催促刘扬结婚。刘扬却说:“等我再做做父母工作……”

这一等又是一年。2009年12月3日,包美美约刘扬去海淀区某医院注射肉毒杆菌。自从在武汉第一次接受这种除皱方法后,她每隔三四个月就要注射一次。而肉毒杆菌是一种神经末梢阻断剂,在除皱的同时也会麻痹面部肌肉,由于那个值班的医生注射剂量过多,她次日就出现了眼睛闭不上、嘴角歪斜的症状!刘扬神情大骇,接着一言不发……包美美从他神情中预感到了什么。

当晚,刘扬就给她打来电话:“对不起,我们分手吧……家里反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将包美美击蒙了,她顷刻泪流满面。良久,她才声嘶力竭地叫嚷:“混蛋……”

此后,包美美始终沉浸在悲痛的泥淖中无法自拔,更无法面对亲友的非议。2010年3月底的一天,带着最后的企盼,她给刘扬打电话:“我们,还有希望吗?”刘扬的音调很低沉:“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怂恿你去整容,是个巨大的错误。我们还是分手吧。”

包美美拿出刘扬写在纸上的承诺,抚摸着镜子中那张僵硬、陌生的面孔,她泪如雨下,继而厌恶地抓扯起来,直到脸上出现累累血痕……

冷静下来后,包美美愤恨地想:“刘扬先是鼓动自己整容,继而抛弃自己,他必须为变心和违约付出代价。”4月5日,包美美给刘扬发去短信:“我不再奢望。我们之间,就用100万了结。”她认为自己身体和心灵遭受的重创至少值这个数字,刘扬却回道:“为了你我已经举债累累,要不我先前借你的费用一笔勾销吧。”

5月13日,包美美委托北京守诚律师事务所刑蔚律师代理此案,要求刘扬赔偿她100万“违约金”和“毁容补偿费”。当天,刑蔚向刘扬发去了律师函,限其在3日内给出答复,否则就到法院立案,起诉。因为刑蔚律师目前并未收到刘扬的任何答复函,所以包美美铁了心,不日将向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6月16日,包美美在武汉为新片《我和父母》做宣传活动时,再度踏上了长江大桥,那是他和刘扬说好不分开的地方。风雨中,她抚摸着已锈迹斑斑的同心锁,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她后悔不该用整容来“绑架”爱情,后悔不该为了一场不靠谱的爱情迷失了自已。她更痛苦,纵使赢了官司,身体和心灵的创伤也将如噩梦般伴随她一生……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