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八个一号文件与第九个一号文件0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9:38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八个“一号文件”与第九个“一号文件”

民以食为天,一年之季在于春。改革开放的“早春年代”,中国人能开始吃饱肚子而废止购粮本,幸亏始于1980年的每年发布的“一号文件”。受此文件指引,中国农村人民公社“一大二公三空”的“计划农业”体制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箱。  1985年起“一号文件”终结对“三农”的关注,中国粮食产量重新开始大起大落,“三农”问题由好转重新转向纠结并恶化。若把视野拉长至新中国成立直到2003年,单就一个粮食生产,中国始终跳不出平均“两年丰一年欠”的循环周期,以至于大洋彼岸的布朗先生都替13亿中国人急,发出了《谁来养活中国人》的“警世危言”。  1998年是“周期”被颠覆的时间节点。当年,依赖老天帮忙,中国粮食产量一度达到10246亿斤,破了国内粮食生产史的天荒。从第二年起,粮食连年减产,而种粮不如进口的歪论在国内媒体上和农业论坛上逐渐甚嚣尘上。到了2003年,中国粮食产量掉到8614亿斤,成为全球最大的粮食进口国。国际粮价因中国大买家的入市抢购一路上蹿,弄得其它粮食进口国怨声载道。  新世纪初年笔者回老家时,江南高速公路两旁万顷粮田长着成片荒草的凄楚景象至今历历在目。13亿人口的吃饭、政权合法性、社会稳定,都面临着缺粮的“基础性挑战”,逼迫刚刚经历了“非典”折磨的各级政府以抓粮食生产作为化解“三农”问题的突破口而仓促督战。2004年-2011年,中央连发八个“一号文件”扶农。  从那以后,政策给力、农人辛劳、老天帮忙,中国粮食连续8年持续增产,俗称“八连增”。到去年年末,粮食产量11424亿斤,以最新的第六次全国人口统计数据作分母,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852斤,被美国资本掌控的全球四大粮商既惊讶又嫉妒。当13亿中国人人均粮食占有量首次跃上国际公认安全线时,无疑断了全球四大粮商的一条主要“财路”。  去年的“一号文件”是大兴水利,国务院颁行的水利振兴十年纲要要管到2020年。说到2020年,按2007年制定的粮食生产纲要所确定,11000亿斤的产量目标要到2020年才“力争实现”。去年产量11424亿斤,目标提前9年被“攻克”。  今年“一号文件”是大兴农业科技,时间也要管到2020年。粮食产量全球第一,粮食科技虽有了“隆平高科”作标杆,但总体状况在全球排位依然“很丢人”。同省同市同县同乡同村同样耕作同样施肥同样的气候条件,每亩地高产与低产的差距平均在一倍左右,高低落差二倍三倍的也非个别。农业部算账评估得出结论,以国内现有的耕地总面积,若大兴农业科技,方法和政策得当,以30-50年作为时间跨度,中国粮食产量再翻一番并非信口开河。  众所周知,去年一年,上下左右,全中国都为抗通胀心惊肉跳。去年的粮价也呈总体上涨态势,平均涨幅分品种在10%-15%之间。但如果没有粮食产量破历史新高支撑,没有粮食“八连增”垫底,中国的抗通胀恐怕没那么容易。为什么?粮价是百价之“母”,粮价失控“百价失控”!  吃过1988年全国大通胀(平均涨幅超过23%)苦头的中国人,只要不患健忘症,应该还记忆犹新。笔者是过来人,1988年曾参与通宵排队“抢”粮。1988年中国通胀失控的重要“基础诱因”,就在于国内粮食产量从1985年起连年欠收,至1988年跌至阶段性历史低谷。回到去年,倘若没有粮食及主要农副产品的稳定增产确保市场供给,人们很难设想去年的通胀还能最终被控制在“中度温和”水平。由是,“八连增”无疑为去年的“全民抗通胀”提供了最基本的“资源保障”和“信心依托”。去年10月末,闻国内粮食生产实现“四个首次”已成定局,笔者忍不住手痒痒,在报刊上发表《幸亏粮食“八连增”》之评论。  再作个去年的国外比对。俄罗斯、印度、越南都是“国有余粮”的国家。去年这3个典型产粮国家的综合通胀率都突破或逼近20%的“高危线”,最近几年粮食都出现持续的“人为减产”,粮价普遍呈“供需失衡型上涨”,这些数据网上全有,感兴趣的读者不妨作个对比思考,看看粮价失控“百价失控”的结论是否属于危言耸听?  反过来,台湾、韩国、日本三地,政府都不惜长期动用重金扶农补农,面对全球金融危机“下半程”所出现的全球性输入型通胀,用工及融资成本大幅攀升所形成的成本型通胀之双重压力,却都保持了粮价及整个民生价格的总体稳定。  历代中国人吃尽缺粮和无粮的苦头。远的不言,就说上世纪60年代早期,就经历过饿死数千万人的大饥荒。但尽管中国历代缺粮甚至闹无粮,但中国民间甚至于某些所谓的学界精英,乃至少数自封的“三农”问题专家,对粮食属性的认知,迄今仍总体停留在“幼稚班”的水准。  大幼稚之一,种粮不如买粮。试问13亿人若缺粮,谁来卖给我们?向美国资本控制的全球四大粮商买?翻一翻东西方冷战年代的世界粮食史,以美国为首的“家有余粮”的西方阵营是如何“折磨”以苏联为首的“家中缺粮”的东方阵营的,鼓吹种粮不如买粮论的学者应该感到无地自容。  当然,苏联缺粮的本质是类似中国人民公社的“集体农庄”在造孽,造的是农业生产组织关系严重束缚和脱离农业生产发展水平的“体制孽”,说到底叫“自作孽不可活”——这恰是为什么中国30余年的改革开放先从打破人民公社的“假大空”开始起步的逻辑起点和依据。  大幼稚之二,误以为粮食就是口粮、饲料和工业原料之和,其主要使用价值就是填饱肚子而已。殊不知粮食对民是“天”,对国是“脉”,是人类生存的“第一必需品”,是任何国家都排“第一位的生存性战略资源”。  把视角切至国家层面,粮食是维持社会稳定的基石,是执政合法性最原始的经济基础,绝对不是一般商品而是特殊的战略物资。把视角切至国际层面,粮食是外交利器,是大国博弈最温柔的“杀器”,其威力远大于永远不敢使用而只能用于战略威慑和战略恫吓的原子弹和氢弹,是争取国家利益最大化及维持国际地缘政治平衡或夺取地缘政治单边优势的重要筹码……  还有大幼稚之三、之四……限于篇幅只好收笔。笔者不能不说的是,尽管创下了破历史记录的“八连增”,以世界粮农署的标准,中国的粮食安全仍然极度脆弱。撇开积弊丛生的“三农”问题远未从根本环节化解不谈,单引用一组静态数据,有心的读者无不会为此感到忧心忡忡: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人均耕地2.5亩,眼下只有1.38亩;农户户均农地0.5公顷,相当于日本和韩国的1/3、欧盟的1/40、美国的1/400,虽然连年增产,粮食总体自给率则从百分之百跌至90%以下,大豆需求80%依赖进口……  按现有土地制度及农业生产组织模式,中国能否最终较从容地养活和养好全体中国人,建立起高质量的国家粮食安全屏障,单凭8年来的积极变化还真不敢说大话。但必须说“狠话”的是,纵然花费天大的代价,中国当下必须避免农业生产再出现大闪失,必须避免以粮食为主的主要农产品供给出现大短缺。任何时候,上到各级政府,下到黎民百姓,都必须清醒明白13亿人的粮食只能依靠自己种!  愿龙年中国农业继续“风调雨顺”。

alevel培训机构

alevel数学难度

alevel数学培训

gmat培训

相关阅读